<新闻中心<首页

北京垃圾处理怎一难字了得?

日期:9/6/2011 | 阅读(2545) 推荐

北京市垃圾处理形势日益严峻,政府和业界非常关注,多方调研谋划,以求善策。全国“两会”和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垃圾处理问题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那么北京垃圾处理到底有哪些问题?如何突破困境?记者近日做了深度采访。
  北京市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已是各界共识。目前,北京的16座垃圾填埋场,除了密云滨阳垃圾卫生填埋场和延庆小张家口垃圾卫生填埋场两座建设较晚的垃圾场外,其他垃圾填埋场均处于高负荷运转状态。大部分处理设施超负荷运行,另有大量垃圾被简单填埋或者直接露天放置在城乡接合地带的空场,给周边生态环境埋下重大隐患。


  尴尬现实:超期服役,选址成为头号难题

  一难,难在选址,根本原因是垃圾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处理方式单一;二难,难在填埋处理方式对周边环境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不能满足群众对环境的要求,而现有经济、技术水平无法消除填埋处理方式本身的缺陷;三难,难在焚烧处理方式的推广,根本原因是群众对焚烧处理缺乏客观认识,导致其建设推广阻力重重,更加剧了巨大的垃圾产生量与垃圾处理能力不足的矛盾
  据记者调查,目前北京市处理的生活垃圾中,94.1%采用卫生填埋方式,3.9%采用堆肥方式,2%采用焚烧方式。而对填埋的垃圾,却又没有成分方面的严格控制,直接填埋含有大量有机物和水分的原生垃圾,作业难度大、填埋场安全隐患多,同时填埋产生的渗沥液、沼气处理水平低,严重污染周边环境;垃圾转运依靠简单的机械操作等手段完成“小车换大车”的作业过程,作业现场和周边环境恶劣;另外,由于北京市符合卫生标准的填埋场不能满足垃圾处理的需要,15%左右的垃圾被清运至暂无人居的空场进行简易填埋或者露天堆放,成为周边地下水、大气的直接污染源,也是卫生防疫控制的难点。
  近日,在中国固废网举办的“讨论北京市垃圾处理问题与对策”固废论坛上,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聂永丰分析,北京市生活垃圾处理之所以困难重重,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现有处理能力严重不足,且处理方式单一。垃圾处理要追求“三化”(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然而北京市目前的生活垃圾处理显然没有达到这个目标。以填埋为主的处理方式难以满足减量化要求,垃圾产生量的迅速增长致使北京的垃圾处理场均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难以为继。
  据了解,服务朝阳区垃圾处理的高安屯垃圾卫生填埋场,设计日处理垃圾量为1000吨,但实际日处理量达到3585吨,负荷率358%;郊区的平谷前芮营垃圾卫生填埋场负荷率也达到319%,其设计日处理垃圾量是100吨,但实际日处理量为319吨。已有的垃圾处理场使用年限大大缩短,不到设计的使用年限就已达到饱和状态,迫使相关部门选择新的场地以建设新的垃圾处理场,而选址正是目前北京市垃圾处理遭遇的头号难题(见本报2009年2月5日6版《垃圾处理场到底能建在哪?》)。
  二难,难在填埋对周边环境存在不同程度的影响,不能满足群众对环境的要求,而现有技术水平无法消除填埋处理方式本身的缺陷。现在,垃圾处理场在运营乃至在建设过程中不断地遭遇居民的群体责难,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屡见不鲜。居民为何会与公益性质的垃圾处理场发生矛盾?除了部分居民对垃圾处理设施的心理排斥、企业或者有关部门没有将垃圾处理场的运行与居民生活环境二者之间的关系协调好等原因之外,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认为,填埋处理方式本身的缺陷是根本的原因,在现有条件下,很难将填埋场对周边环境的影响稳定地控制在居民满意的范围之内。再则,政府对垃圾处理设施周边居民缺乏环境补偿机制。
  此外,有专家认为,垃圾处理场提前到达服役期限,也表明其建设和运行脱节。其主要原因在于有关部门或者责任人的短期责任制,使垃圾处理场的远期规划和建设不受重视,而仅仅满足于责任期内的垃圾处理需求,哪怕处理场超负荷运行。
  三难,难在焚烧处理方式的推广,根本原因是群众对焚烧处理缺乏客观认识,导致其建设推广阻力重重,更加剧了巨大的垃圾产生量与垃圾处理能力不足的矛盾。某技术专家介绍说,目前,多数市民认为垃圾焚烧设施是主要的二恶英污染源,其实不然,垃圾焚烧设施在进行了有效地尾气处理后,排放可以达到环境标准;另一方面,汽车尾气、餐厨烟气等才是二恶英真正大的来源。
  另外,资源化是垃圾处理过程要遵循的3个原则之一,但北京生活垃圾在家庭层面上的分类一直是个难题,即源头管理较为混乱。其中最为突出的表现就是分类收集却又混装混运(见本报2009年1月21日6版《垃圾混装混运难题怎么解》),如此目的不明的分类,难以取得实效。

  加快处理设施建设步伐,技术如何选择?目标如何实现?

  政府主管部门要确定焚烧处理为主要处理方式的处理路线;现行标准下,“综合处理”的成本要大于直接焚烧处理成本,更大于直接填埋处理成本;政府各部门要加强执行力,总体规划,统一行动;运行责任主体要保障垃圾处理设施的环境达标,协调好公共关系
  北京生活垃圾处理路线的选择很多,焚烧处理方式因为其明显的减量效果越来越受到业内专家和政府部门的重视,但是因其运行过程中产生二恶英的问题,迟迟没有得到居民认同。目前唯一建成的高安屯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运行并不顺畅。
  尽管如此,多数参与讨论的专家还是认为,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确定以焚烧为主要处理方式的处理路线。
  徐海云介绍说,西方发达国家垃圾处理方式的选择原则是,首先是尽可能进行回收利用;其次是尽可能对可生物降解的有机物进行堆肥处理;再次是尽可能对可燃物进行焚烧处理;最后是对不能进行其他处理的垃圾进行填埋处理。这里“尽可能”的含义就是以经济条件许可为前提,回收利用后的剩余垃圾处理主要有卫生填埋、焚烧、堆肥3种主要方式。
  他分析,国外在逐步减少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的填埋量方面,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而我国却没有确定相关标准。在满足我国现行的生活垃圾处理技术标准条件下,生物预处理+焚烧的成本要大于原生垃圾直接焚烧的成本,而只有当筛上物不按照原生垃圾直接焚烧的环保要求,而进行简易焚烧或当作燃料并加煤混合焚烧时,才具有成本优势;生物预处理+填埋的成本要大于原生垃圾直接填埋的成本,而只有当筛上物不按照原生垃圾直接填埋要求如放到堆放场或低收费的填埋场时,才具有成本优势。也就是说,在现行标准下,所谓“综合处理”的成本要大于直接焚烧处理成本,更大于直接填埋处理的成本。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他认为,在现阶段,垃圾焚烧处理率越高,其资源回收利用率也就越高。
  如此,焚烧处理兼有减量化和资源化的优势,但是这一技术路线在推广上还存在问题。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院长徐文龙认为,目前,政府相关部门在解决垃圾处理问题时,执行力较弱,缺乏总体策划,机制不顺畅,政出多门,且各相关部门间缺乏沟通和协调。导致焚烧处理技术路线至今尚未全面推行;另外,关于炉排炉和流化床两种焚烧技术的争论也多次反复(见本报2009年3月26日《流化床PK炉排炉难分难解》),所以,导致焚烧厂建设进展缓慢的根本原因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间的协调推进问题。
  因此,他认为,要较好地解决目前北京生活垃圾处理的难题,政府主管部门确定焚烧处理思路只是第一步,在实施过程中,要总体规划,制定相关标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执行力;各部门间要统一行动,由政府主导推进,以政府投资为主,快速而有效地建设圾焚烧厂,避免多方利益纷争;运行责任主体要保障垃圾处理设施的环境达标和监管,协调好公共关系。


  垃圾处理设施与百姓诉求如何协调?

  城市需要垃圾处理设施,居民需要良好的生活环境,二者没有矛盾。根据国际上诸多国家的经验,如果措施得当,暂时性的冲突是可以解决的
  城市需要垃圾处理设施,居民需要良好的生活环境,二者没有矛盾。根据国际上诸多国家的经验,如果采取先进的技术,执行严格的环境标准,加上补偿性的政策措施得当,暂时性的冲突是可以解决的。
  针对目前北京市垃圾焚烧场在选址方面所遇到的问题,徐文龙认为,在坚持环评标准的前提下,首先,应该尽快制订严格的建设程序、完善技术标准和监管体系;其次,要提高政府的公信度,建立对焚烧处理场周边居民的环境生态补偿和回馈机制,比如可借鉴台湾经验,从垃圾处理费中提取一定比例或者数额,用于改造周边生态环境。
  对此,徐海云认为,垃圾焚烧场的选址问题,归根结底是少数人的利益与多数人的利益之争的问题。香港一份关于垃圾处理方式选择的全民调查报告显示,有77%的居民赞成焚烧,但同时有66%的居民反对将焚烧场建设在自家附近。他说,在不损害居民生活环境、政府制定补偿机制并切实履行的前提下,垃圾处理设施周边的少数居民利益应该服从整个城市居民的利益。


  专家观点

  聂永丰(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北京市生活垃圾处理之所以困难重重,根本的原因就在于现有处理能力严重不足,且处理方式单一。
  徐文龙(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院长):政府主管部门确定焚烧处理思路只是第一步,在实施过程中,要总体规划,制定相关标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强执行力;各部门间要统一行动,由政府主导推进,以政府投资为主,快速而有效地建设圾焚烧厂,避免多方利益纷争;运行责任主体要保障垃圾处理设施的环境达标和监管,协调好公共关系。
  徐海云(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在现行标准下,所谓“综合处理”的成本要大于直接焚烧处理成本,更大于直接填埋处理成本。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他认为,在现阶段,垃圾焚烧处理率越高,其资源回收利用率也就越高。


  数据

  ●2008年,北京市生活垃圾产生量达到672万吨,日均产生量1.84万吨;
  ●目前,北京市共有垃圾填埋场16座,在用15座,处理设施设计总处理能力每天1.03万吨,垃圾处理能力缺口约每天8000余吨;
  ●目前,北京市中心区生活垃圾清运率为84.5%,无害化处理率81.2%;郊区县生活垃圾清运率58.6%,无害化处理率约为42%;
  ●北京市每年生活垃圾的增长率大约是8%,据此,处理能力缺口将进一步加大;
  ●北京市处理的生活垃圾中,94.1%采用卫生填埋方式,3.9%采用堆肥方式,2%采用焚烧方式。

 

  编后

  北京市垃圾处理问题日益严重,处理厂选址举棋难定,处理方式众说纷纭,处理能力严重不足,处理效果争议迭起,且收集、中转、运输系统存在漏洞,处理能力分布不均,非正规垃圾填埋场的垃圾处理量超过正规填埋场……这些都预示着,北京市垃圾处理的思路不能不、也不得不做大的调整了。北京市“两会”期间,垃圾处理问题成为北京市“两会”的重要议题,全国“两会”期间,这仍然是备受关注的问题。
  但是,面对多方面的复杂因素,如何调整才能长远地解决垃圾处理问题?更重要的是,北京市作为首都,其解决垃圾问题的方式很可能为其他大城市所仿效,一旦决策失误,可能会导致大面积的连锁反应,故而,更应该慎之又慎。
  本版曾刊登《垃圾混装混运难题怎么解?》(见本报2009年1月21日6版)、《垃圾处理场到底能建在哪?》(见本报2009年2月5日6版)和《流化床PK炉排炉难分难解》(见本报2009年3月26日)等报道,分别讨论了北京市生活垃圾的运输、选址以及目前垃圾焚烧处理的技术问题。今后,本报将继续重点关注此问题,及时报道北京市垃圾处理问题的进展动态。

 

原文出自《中国环境报》,链接:http://www.cenews.com.cn/wzgg/gz3/200904/t20090402_605945.html